当前位置:主页 > U级生活 >

迷走于理性抽象


2020-05-29


花园计画 2008

迷走于理性抽象

底层与完成-六 2008

迷走于理性抽象

花园计画-M 2009

迷走于理性抽象 迷走于理性抽象

2009-11-05|撰文者:吴垠慧

在美术圈廿年,杨智富为人熟知的角色,不外乎是艺术杂誌主编、艺评人、艺术行政者或策展人。现在的他,多了一个新的身分:艺术家。这身分来的最晚,却是他最锺爱的一个。

尽情的绘画是杨智富从青少年时期以来的最大梦想,不过生活始终没让他如愿。国中时期,杨智富举家从台东搬到台北,没想到才搬到台北一个月,父亲就过世,家中突然失去经济支柱。接下来杨智富又出了车祸,大腿骨折,因此,杨智富休学一年半后,身体一康复就改进了国中的夜间部补校,国中毕业之后进入复兴美工补校。晚上读书,白天的时间他四处打工,他当过麵包师傅、送报生,也画过电影看板,为生存四处奔波,不过,杨智富并没有被苦日子击倒,他告诉自己:「不幸的人,没有悲伤的权力。」

杨智富补校毕业应届考上文化大学美术系,对他来说的意义是:「终于可以过过白天上学的人生,好开心。」他珍惜得来不易的念书机会,大量阅读、和美术系同学合组「笨鸟艺术群」团体,对于发展本土的当代艺术十分投入。他说,住在阳明山的四年,对他至今的创作状态还留有些许的影响。
「阳明山的夜晚、山上的雾气,让人特别容易产生孤独、幽微的内在情绪。」他说:「山上溼冷,东西容易发霉,会看到物体被溼气缓慢地破坏、渗透,最后瓦解,但在这当中,好像又有新事物产生。」

为了经济 长期在艺术杂誌工作

不过,他没像同学继续创作当艺术家,他转往艺术杂誌工作,写评论、写企画案。他坦言对创作多所嚮往,但是他知道自己需要经济安定来支撑一个家。写艺评、作公共艺术案、作展览,这些仍与艺术亲近的工作仍然可以满足他,而必须常与艺术家接近也让他感到喜悦。因为过过苦日子,杨智富身上有种理性,年轻的时候他理性地不曾为了追逐创作梦,让家人与生活陷于不安,对于中年突然出现转机,有了一圆创作梦的机会,也显得相当自持,这也是他画里一贯的基调。

他的同辈艺术家热衷探讨历史、社会现象,大量以解严前后的社会政治现象入画,杨智富的创作取向则不同。他在艺术书写上有相当的社会性,但在他自己的绘画创作中,他对于身边微小事物的观察,怀有更高的兴致。「我只想专注在当下的想像空间里,藉此迴避生命的缺口。」他选择抽象绘画,更让他潜入自己的潜意识与内在。

抽象绘画 潜入自己内在潜意识

像是一九九二年他的创作,就是从自家厕所的磁砖发想,他将磁砖的图像转换成画布上複製排列的几何图案,取名为《厕所磁砖(可怕的诠释学)》。

「抽象绘画表现的是人的内在,就如文学里的意识流书写」。他创作的「底层与完成」系列,以许多扭曲、短促的色条相互穿越、交叠,看似是凌乱的叠层,却又有某些秩序隐含其中。他的新作「庭园计画」系列,也是採取类似的手法。我让画面底层的色彩,随着潜意识自由流动,但是表层的处理,是用大小、粗细不等色块,像是将底层火热的流动状态冻结,营造出杂而不乱的感觉。」

这就是他的风格。他的抽象画一点也不奔放狂野,也不走极限冷调,而是在一些流动变化中,找出某种理性结构。其实是他从经验得到的生活观:「从混乱、或是毁坏的事物当中,找寻新秩序生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