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级生活 >

【铿锵玫瑰四之一】澳女赴巴黎深造惨遭性侵访12国家助受害者走


2020-06-13


【铿锵玫瑰四之一】澳女赴巴黎深造惨遭性侵访12国家助受害者走3月8日国际妇女节起源于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西方国家快速工业化发展,以致女工薪资低且工作环境恶劣,于是,许多女工发起罢工运动。,美国纽约女工上街抗议低薪资和工作环境恶劣。,约1万5000名美国妇女上街争取更好的工作待遇和选举权,促使美国于1909年举行首次全国妇女节。1910年,首届国际妇女会议在丹麦召开并倡议设定国际妇女节。1975年,联合国将该年定为国际妇女年,从那年开始,每年3月8日定为国际妇女节。廿一世纪,女性的工作待遇和受教育机会还在改善中,而多年来性侵和家庭暴力罪案是许多女性挥之不去的梦魇。如何消除女性遭施暴和性侵的问题,不仅是妇女组织的努力,也有赖社会各阶层合作,才有助女性获得应有的尊重与平等权益。“那一夜,我轮值晚班。凌晨3时下班后赶着回家。在前往德士站仅有400米的路途中,我突然发现一个陌生男子的身影在对面街道。我直觉情况不妙,正当欲加快脚步时,肩膀遭到一阵剧烈的攻击。”虽然事过境迁多年,但38岁澳洲女子克莱儿麦克法兰提起当初的遭遇时,仍禁不住感到恐惧。“当我转过身时,一道锐利的刀光朝向我,刀光背后的黑色身影就是陌生男子。‘救救我!’我使命地尖叫和挣扎,但还是无法挣脱魔掌。他不停地对我拳打脚踢,当下我眼前一黑,陷入昏厥。”当她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被拖到偏僻的小巷里。“求求你,放我走!”她全身颤抖地求他,但他没有理会并再次朝她的双眼挥拳,她的身体则因为被剧烈殴打而剧痛。满身鲜血逃回酒吧求救“当时,我的心灵因为被他剥光衣服而淌血。害怕和恐惧深深笼罩着我。那一刻,我以为生命走到终点。‘但我不要死!’剎那间,内心深处的求生意志对我发出强烈的吶喊,要我奋力逃出去!于是,我向他撒谎说,我患有疾病,并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正当我在思考还能用什幺方法求生时,他忽然走到另一个角落并坐在阶梯上。”她知道此时是逃生的时机,于是,她赶紧穿上已被撕烂的衣服,遍体鳞伤且满身鲜血的走回打工的酒吧,向同事求救。以上可怕的梦魇是在南非出生的克莱儿麦克法兰于17年前在法国巴黎唸大学期间的真实经历。1999年,当时年仅21岁的克莱儿为了实现艺术梦想,独自从澳洲前往法国唸美术系。由于她得自行承担大学学费,唯有在课余时间到酒吧打工赚工资缴学费。“事发后,我被同事送到医院抢救,当时,我的颈项和双眼受伤,身体被利刀刺过。”但是,心灵所受的创伤却比身体上的伤口更深,因为这个可怕的经历不但摧毁了她的艺术梦想,更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在法国接受医药治疗期间,也协助警方追查嫌犯。但是3个月后,警方仍没有逮捕到嫌犯,于是她决定回澳洲。“因为我不想在晚上到酒吧打工,使自己暴露在高风险的环境里,于是,我决定终止学业返回家乡。”事隔10年才捉到嫌犯回到澳洲后,克莱儿尝试过新生活,但她却一直摆脱不了被性侵的阴霾。由于嫌犯一直逍遥法外,使她一直活在否定自己的黑暗幽谷里长达10年。直到2009年,法国警方逮捕到当年侵犯她的法国男子后,她再次回到法国协助警方查案。“即便事隔10年,但是当警方要求我辨认嫌犯时,我一眼就能认出是他。”嫌犯被控上庭后,她经常上庭供词。“当时,我在上庭时被询问许多问题,对我来说也是很艰难的时刻。此案审讯长达6年,直到2015年,被告才被判处入狱。”被告被判决后,她决定挥别困扰她16年的阴霾,于是,她鼓起勇气向澳洲媒体叙述不幸遭遇,希望可藉此疗癒创伤的身心灵,同时协助更多受性侵害的女性走出阴霾。“说出这段经历后,我收到许多曾遭受性侵的女性的来电,她们都向我叙述不幸遭遇,我才知道,许多受害者被性侵后都因为觉得羞耻而选择沉默。”于是,她决定化悲愤为力量,从去年7月开始展开名为“启动的脚步”(Footsteps To Inspire)计划,预计在4年里到184个国家,拜访当地非政府组织,共同探讨方案协助世界各地被性侵的受害女性走出阴霾并疗癒创伤。在计划结束后,她将会以性侵案倖存者的角度撰写一份关于世界各国如何应对性侵问题的报告。访马泰印度办跑步疗癒运动从去年7月迄今,克莱儿已走遍11个国家,即南非、澳洲、纽西兰、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印尼、斯里兰卡、印度、泰国和柬埔寨。今年2月,她来到计划中的第12个国家──马来西亚,当时,她先到吉隆坡的妇女组织拜访,再拜访槟城妇女醒觉中心。接着,她就前往新加坡和菲律宾。她在每一个国家逗留7天,除了拜访非政府组织,她也在每一个国家举办名为“沙滩跑步醒觉运动”(Project Beach Run for Awareness),因为在她最艰难时期,她开始跑步,并发现跑步运动有助疗癒创伤。因此,她每到一个国家都会邀请当地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与她一起到沙滩跑16公里。每一次跑完16公里,我都觉得我再一次挥别16年的阴霾。我预计到184国家总共跑3000公里。“世界上没有一个女性想成为性侵案的受害者。我希望藉由以上计划和醒觉运动鼓励更多受害女性勇敢向非政府组织求助,不要因为被性侵而感到羞耻和自责,唯有说出不幸的遭遇才有助于疗癒。反之,若一直保持沉默,就没有机会疗癒创伤。受害女性不但得好好活着,更应坚强的活下去。”勇向大众自揭遭性侵过程克莱儿是少数勇于向大众坦承自己被性侵的受害女性,但是世界上还有许多受害女性选择沉默,不但长期活在痛苦中,也间接助长性侵者和施暴罪案。槟城妇女醒觉中心执行总监骆清桂说,该中心自1985年成立以来,平均每年所接到的个案中,有80%来自遭到性侵和家庭暴力的妇女和儿童,其余则是因面对婚姻问题。受害儿童之中以女童佔多数,男童佔约10%。她披露,根据中心2016年统计显示,中心去年所处理的个案,以中学教育程度以下的妇女佔多数,槟岛佔68%,威省佔67%。前往求助的个案中,又以零收入和薪资低于两千令吉的妇女佔多数。其中,来自威省没有收入且教育程度低的妇女的比率更是高于槟岛。“据2016年统计,槟城医院去年所接获的性侵和家庭暴力案例共有113宗,而位于威省的诗布朗再也医院所接获的性侵和家庭暴力案例共有181宗。由槟城医院推介到该中心辅导的个案有92宗,由诗布朗再也医院推介到中心的个案则有111宗。但并非所有被医院推介到中心的个案受害者都愿意接受辅导,因此去年中心处理来自槟岛的个案是76宗,威省是87宗。”她说,以上数据是根据有去医院寻求治疗和援助的个案数量的统计,但其实还有更多受害女性并没有报警和求助,因为有许多女性觉得被施暴和性侵是很羞耻的事,造成数据统计无法完全代表确实发生的案例数量。“其实,性侵和家庭暴力都是刑事罪,当女性遭到施暴和性侵时应马上报警和求医。全国各州政府医院的急救和创伤部门都设有‘一站式危机处理中心’(One Stop Crisis Centre)协助受害女性获得医疗援助。“护士会推介受害者到该中心辅导,若受害者有意接受辅导和谘询,社工将前往医院探访受害者,或有关个案前来中心求助。反之,若个案本身不愿接受辅导,院方唯有尊重受害者的意愿。“目前中心提供的服务有面对面辅导、热线辅导,或每逢週一至五早上9时至6时到中心脸书WCCPenang或WhatsApp(019-5074001)传达所面对的问题。”性侵案受害者多是孩童骆清桂说,多数性侵案受害者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和儿童,其中以女童佔多数,有10%的受害者是男童,因此,她提醒为人父母者关注孩子的安全。她指出,为了控制性侵罪案增长,社工常到小学、中学和大专院校宣导。因为有80%的性侵案受害者是被熟人侵犯,像是男友、亲人、朋友、邻居和社交媒体认识的网友等。“我们希望通过宣导可让女性了解如何与男性适当地相处,当男性要求进一步的亲密举动时,女性应知如何应对和拒绝。我们也到男校宣导,希望男生尊重女生,与女生建立健康与和谐的两性关係。”她说,遭性侵的未成年儿童的内心都有很深的创伤,有些受害者被侵犯后无法与人有正常的眼神交流和语言沟通,因此,中心经常与政府医院合作培训医护人员来给予受害儿童援助。此外,社工也会陪伴受害者和家属到法庭,直到嫌犯被提控及被判罪为止。还有倡导法律和政策改革,协助受害女性伸张正义并废除性别歧视。她说,过去,位于威省的妇女服务中心(Pusat Perkhidmatan Wanita)每年接获来自北马的妇女求助案例增加,在州政府协助下,今年搬到一个更适当的新地点,以“威省妇女醒觉中心”(WCC Seberang Perai)为名来为北马妇女提供更多援助。妇女醒觉中心(Women's Centre For Change,WCC)网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