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泰生活 >

《複製邪恶》?複製的是你或他人的邪恶?


2020-06-11


《複製邪恶》?複製的是你或他人的邪恶?

法律不等同于道德,法律不能回答我们该做什幺不该做什幺。法律只评判是否可以去做。

凯文·吉佛伊的《複製邪恶》,和奇幻皮政治骨的《被埋葬的记忆》一样,其实是个科幻皮人性骨的故事。故事中的世界背景是一个已经允许合法生育複製人的美国,允许複製「已死之人」的基因,造福不孕与遗传性疾病的夫妻,但仍有许多人因为宗教、道德、伦理上的原因,或温和或激进地反对複製人的生育技术。

可以想见,那虽是未来,却不会是太久远以后的未来。

对于「複製」人与器官到基因改造工程,我们并不陌生,却又无比陌生。从複製羊桃莉开始,到各种基改食品的疑虑,使得我们至今仍对「基因」这种彷彿可以解开自然之谜的钥匙保持观望。《複製邪恶》虽以此为出发点,但却完全不是想讨论複製人类这回事是不是正确的,科幻的故事背景之下,却反而用悬疑、惊悚、推理等元素,探讨「真相与正义」这个永恆的人性叩问。

首先,我们要面对的第一个难题是,身为一个专精于複製人技术的医生,当爱女被残忍地姦杀却找不到兇手,他却意外得到兇手的DNA,凭他的身份与技术,他可以找一对不知情的夫妻来複製这个兇手,等这个孩子长大,他就可以看清楚,伤害女儿的那个人是什幺样子⋯⋯谁都能理解这个医师情有可原,但他做的事情,却分明不见容于法律,更可能造成后续的许多问题。

我们或许不懂複製,但是「依法行政」我们可听得太多次,「恶法亦法」的法律哲学总是引起争议,甚至很多时候,纵使我们不曾经历,但都可以体会踩在「正当防卫」与「蓄意伤人」之间,那条悬崖边角上的感觉。

有趣的是,我们太常想像自己是被害者,或者被迫反击的被害者,我们不想像自己是加害者,也不考虑有一天可能成为人人喊打的罪犯。

我们很少考虑,那些让人成为罪犯的原因,不见得是一个单一事件,更可能是一段漫长焦灼的历程,把你或者我,扭曲成我们不相信会成为的那个样子。

这也是令人觉得讽刺的,一个虚拟世界那幺具有吸引力,居然是因为他和我们真实生活的世界那幺相似。

故事后半很有趣地藉由一个模仿真实世界的线上游戏来探案。虚实之间,我们原本不接受「一个在游戏中会杀人的男人,在现实世界也会杀人」,却也逐渐地相信了这个可能,我们没有证据,只有看来无懈可击的线索,指向无懈可击的真相,我们不相信「事情都这幺明显了」会有什幺错误,我们相信自己,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力。

而我们不是神,即使在可以不断重生的线上游戏里,都不是。

消灭了那些做坏事的人并不代表就消灭了邪恶,又会有一些人代替他们,邪恶就像地心引力一样永远存在。我们可以採取的最好方法,就是尽量让我们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都站在正义那一边。

要不暴任何雷来谈这本书的精彩之处,其实相当困难。

这个礼拜我本来想要偷懒一点,不看完书就写介绍的,只是我也很庆幸我读完了才写(虽然这让下笔更加艰辛)。这类小说里,结局翻转是很普遍的做法,近年我也不太被这种手法吸引了,只是,这本书的结局翻转几乎是同时在打我们每一个读者一巴掌,质疑你「凭什幺觉得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都站在正义那一边?」

因为你很善良,也努力让自己做正确的事?

这世上并没有任何法典,告诉你何谓正确,正义也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词彙,唸起来铿锵有力,看起来四平八稳,然而那是一个永远在流动中的概念,如果只是紧紧地死守道德或律法,没有设身处地的感知能力,成为另一个以正义为名的邪恶力量,也不过是迟早的事而已。

《複製邪恶》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